邹竞:为祖国感光事业而奋斗
浏览次数: 信息来源:嘉兴港区开发建设管理委员会 发布日期:2019-03-19 16:17

邹竞,中国工程院院士、感光材料专家。曾任第八届全国人大代表,第九届全国政协委员现任中国乐凯胶片公司研究院首席专家、教授级高级工程师,河北省科协副主席。现任天津大学化工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兼任中国乐凯胶片集团公司教授级高级工程师、乐凯研究院首席专家。

邹竞院士的祖宅在乍浦镇荷花池,1936年2月9日出生,9岁为躲避战乱随全家迁居苏州。这样邹竞有幸在苏州最好的学校完成小学、初中和高中的学业。邹竞从小就像她堂叔、中国科学院院士邹元爔那样好学,成绩优秀,富有激情,执拗而坚毅。1954年她高中毕业,参加全国统一高考时,她曾在高考志愿表上全部填写了化学和化工院系。高考揭榜,邹竞被录取为留苏预备生。1955年夏天,邹竞赴苏联列宁格勒电影工程学院,攻读当时国内尚属空白的电影胶片制造及洗印加工专业。该专业涉及照相化学、物理化学、胶体化学、有机化学等多种化学学科,又具有很强的实用性。这对于酷爱化学的邹竞,有极大的吸引力。

1960年,邹竞以优异成绩学成回国。这个留学五载的“洋学生”,没留恋北京、上海名城大都的繁华和优越,毅然选择了生活条件艰苦的北方古城保定刚刚开始兴建的保定电影胶片厂。当时工厂正面临苏联撤走专家,停止供应关键设备,以及三年自然灾害给职工生活带来种种困难的考验。邹竞进厂后被分配到刚组建的特种感光材料研究室从事军工胶片的研究,她接受的第一项任务就是负责特种红外军工胶片的研制。急国防军工之所急,在一无资料,二无设备的状况下,那年的10月,年仅24岁的邹竞带着两个18岁的青工开始了高、精、尖特种红外胶片的研制。当时的科研条件特别简陋,工作也格外艰苦,所谓的研制基地,没有自来水,也没有一间像样的宿舍,厕所就是在地上挖两个坑,再用芦苇围住。实验室及暗室,也都没有安装空调,冬天像冰窖,夏天就似蒸笼。就是在如此恶劣的条件下,邹竞凭着满腔的报国热情和“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奋发精神,带领她的科研团队迎难而上,以智慧与坚韧,经过倾心尽力地反复试验,终于在1965年之前成功研制出了红外胶片,率先填补了这一国内空白,满足了当时国防军工的需要。这也为她随后50多年的科研生涯留下了最初而至今仍极为清晰的足迹。

1978年,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华夏大地,科学的春天也随之来到。这一年,国家科委通过化工部向厂里下达了“六五”国家科技攻关项目:“高温快速加工彩色电影负片和民用彩色胶卷研制”任务。邹竞渴盼已久的自主开发科研新课题的机会终于到来了。然而,当出国进修的机会也同时摆在邹竞面前时,她起初犯了难。因为24岁时,她就曾想报考研究生,但未能如愿。没想到42岁时,多年来盼望的深造机会终于来到,这恐怕是她最后一次机会了。面对两难选择,邹竞内心充满斗争,但最后还是被一种强烈的使命感所驱动,决定放弃出国进修的机会,留下来和同事们一起担起“六五”项目的攻关使命。

邹竞说“像我们这样一个拥有十几亿人口的发展中大国,绝不能长期依赖进口彩卷。我一直坚信,中国人既然能自力更生研制出原子弹、氢弹,也一定能依靠自己的力量,研制生产出能与世界名牌相媲美的彩色胶卷。”

上世纪80年代初,美国柯达、日本富士和柯尼卡、德国阿克发四家公司在经历了40多年彩色电影负片和彩色胶卷的生产史后,已步入新产品开发的成熟期,而中国才刚刚起步。但在邹竞的脑海中,研制国产彩卷的第一幅蓝图逐渐清晰呈现——这是她和所有乐凯人的彩色梦,也是中国人的彩色梦。

在查阅大量国外文献和专利资料的过程中,邹竞敏锐地察觉到,在国外,双注法乳剂制备技术正在悄悄地取代传统的单注法乳剂制备技术用来制备均质乳剂,这是值得注意的新技术动向。然而,当时没有现成的设备,邹竞只能在仪器维修师傅的配合下,从废旧仪器设备上拆下可用的部件,用两支兽医用的大号针筒加料,装配了一台十分简陋的双注乳化装置,并用它来开始最初的探索性试验。提起当年自己的“笨办法”,邹竞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不到两年时间,邹竞全面掌握了双注法制备高感负性乳剂技术。而工艺装备也完成了从大号针筒到齿轮泵,再改用蠕动泵,乃至全部采用计算机控制的升级。在经历了七年的苦苦探索,攻克了一个又一个技术难关后,1985年,邹竞和同事们终于研制出中国第一代国产高温快速加工彩色电影负片和民用彩色胶卷。其中,5212型彩色电影负片于1986年获化工部科技进步二等奖,其成套技术经国家批准转让给前民主德国沃尔芬胶片联合企业,换回了民主德国高密度计算机磁带的成套技术。这是中国感光材料制造技术第一次走出国门。  

“七五”期间,邹竞带领科研组对彩色胶卷涂层结构体系,成色剂油乳分散体系进行了系统研究,成功地掌握了组装彩色胶卷的多项实用制造技术;1989年秋,用一年零十个月的短暂时间,第一批BR100彩卷试制成功。邹竞带领课题组成员向伟大祖国40岁生日献上了一份厚礼。

邹竞所追求的,是要为中国感光材料工业研制出一流水平的彩色胶卷。1990年金秋,在万众瞩目的第11届北京亚运会上,新一代乐凯彩卷首次向世人展示了它迷人的色彩。《人民日报》、《科技日报》、《体育之声报》的记者首次将新型BR100彩卷用于新闻采访摄影并获得成功。《人民日报》整版刊登了用该胶卷拍摄的开幕式盛况彩色照片。这是国内新闻界首次用国产彩卷拍摄大型国际体育比赛活动,极大地振奋了民族精神。中国继美国、德国、日本之后,成为世界上第四个能自行研制、生产彩色胶卷的国家。乐凯成为中国民族工业的骄傲。

但邹竞的研制步伐并没有停止,从1986年第一代乐凯Ⅱ型彩卷问世,到1993年第三代乐凯GBR100彩卷投产,邹竞和她的科研团队以平均三年更新一代的速度,接连开发了三代乐凯彩卷,从而使中国成为继美国、德国、日本之后第四个能自行研制、生产彩色胶卷的国家,也使乐凯成为中国民族工业的骄傲。1994年邹竞当之无愧地成为中国工程院首批院士。在她年少时曾就读的苏州中学校园的“院士廊”里,30多位院士的照片中,邹竞的照片是唯一的彩照,那是她特意用自己研制成功的乐凯彩色胶卷拍摄的。

让乐凯走向世界的追求不仅仅是邹竞的梦想,而是她分分秒秒都在努力的实践。为争取国人对民族感光工业的理解,她曾挺起瘦小的身躯奔走呼号。为取得中央领导同志的支持,她曾在中南海两院院士座谈会上向当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朱镕基面述自己的观点,并请求朱镕基副总理的支持。会后,朱镕基副总理马上派人将乐凯急需的贷款落到实处。为倾诉国产胶卷所遭受的不公正待遇,邹竞院士也曾在人代会上流下激动的泪水……

让邹竞感到欣慰的是,乐凯的科研人员没有辜负国务院领导的支持和国人的期望,他们咬住当今世界先进的T—颗粒乳剂制造技术,在高感微粒方面取得了突破,最新一代金BR100乐凯彩色胶卷能够与柯达、富士相媲美。1997年国家技术监督局对中国市场上销售的彩色胶卷进行抽查,检测结果表明,乐凯GBR彩色胶卷的分辨颗粒度、曝光宽容度和物理性能已达到国外同类产品先进水平。更让她自豪的是,由美国、墨西哥、瑞典、俄罗斯、加拿大、英国等七国的十位世界级摄影大师组成的一个全部使用乐凯胶卷拍摄的作品展,在中国乃至世界引起轰动。乐凯经受住了难度较大的水下摄影和南极低寒带、非洲高温带作业及婚纱人像摄影的考验。难怪英国著名摄影大师查尔斯会竖起大拇指惊叹:“乐凯胶卷是中国人的骄傲!”1997年7月,在举世瞩目的香港回归的日子里,一位香港摄影家用国产乐凯胶卷留下了一组人民解放军进驻港区的具有历史意义的珍藏,再一次展示了“中国胶卷之王”的风采……。

作为中国自己的感光材料专家,邹竞自然会引起世界同行们的关注。那一年,在美国纽约州罗彻斯特市召开的国际感光科学大会上,邹竞一露面便被外国同行们包围起来,纷纷询问这位面庞清瘦文静、身材娇小的东方女性最近在干些什么。邹竞微笑着回答:“目前我主要是培养一批年轻人,在科研上再上一个新台阶……。”

邹竞在我国感光材料上作出的贡献是巨大的,她曾任中国乐凯胶片公司研究院首席专家、教授级高级工程师,河北省科协副主席。曾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二等奖各一项,化工部科技进步二等奖二项,获1996年度何梁何利基金科学与技术进步奖。被授予“国家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称号,全国化工“有重大贡献的优秀专家”称号,全国“三八”红旗手称号,并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全国优秀共产党员”、“全国优秀科技工作者”等荣誉。邹竞也是第八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第九届全国政协委员。进入21世纪,邹竞与她的科研团队又成功研发出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太阳能电池组件背膜和透明导电膜,并已投入产业化生产。2010年,年近古稀的邹竞在其人生道路上又做出了一次选择,她在天津市人力社保局积极沟通,多方协调下,应天津大学之邀,担任天津大学化学工艺学科博士生导师,开展纳米银方面的科研和人才培养工作。邹竞表示在今后的岁月里,她将把自己的主要精力放在对博士研究生的培养与传承上,因为她坚信,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强。而中华民族的科技进步和国富民强,也迫切需要像她这样的人承上启下而又不遗余力。


关闭
打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